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

强夯施工,强夯地基,强夯工程,基础强夯

 

网站公告
“真诚合作,精益求精,诚信,优质,高效,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”是我们的宗旨,立足点高,追求卓越,以最合理的成本,铸造最精品的工程。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,共创辉煌!期待与您合作,共赢电话:13803543468 曾经理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最新新闻
新希望西安首作「锦麟天玺」遭遇口碑“滑铁卢”?
发布时间:2022-01-10        

  项目第二批房源刚刚结束登记,905套可售房源登记家庭数量仅821个(含撤销),线下平销已成定局。

  和锦麟天玺登记的“惨淡”相比,同样地处CID且同时登记的中海·寰宇天下和紫薇·云曦时光(推广名:紫薇·华发·CID中央首府)都已经基本确定要摇号。

  中海·寰宇天下是最后1栋楼,全部可售房源175套,主力户型面积段为建面102-116㎡,均价约19034.63元/㎡。

  紫薇·云曦时光推出3栋楼,全部可售房源266套,主力户型面积段为建面141-172㎡,均价约17823元/㎡。

  而新希望·锦麟天玺一次推出10栋楼,全部可售房源905套,其中建面160㎡以上的大户型就达到528套,占全部可售房源的近六成,而且均价也是三家中最高的,达到约25375.21元/㎡。

  不过价格似乎并不是阻挡大家登记的首要因素,毕竟锦麟天玺首次登记的时候,均价比这批房源还要高,达到约25530.78元/㎡,但意向登记总数(含撤销)达到3801个,最终核验通过的也有2953个。

  首批房源共527套,也就是说如果新希望·锦麟天玺这次登记能够将首批没买到的客户留住,登记结果也不至于这么惨淡,甚至摇号都没问题。

  最近几天,无论是各大平台还是朋友圈,都在盛传新希望·锦麟天玺这个新希望首入西安的项目陷入业主维权风波。

  首先是几张未经证实的聊天截图广为流传,在其中一张截图中,疑似置业顾问与购房者对话,面对购房者“装标不公示”的质疑,对方回复“该买照样买,现在房子又不愁卖”。

  这张截图中,置业顾问的说法在《人民网》地方领导留言板块中的一则留言中也有出现。

  另一张是本地媒体“安家西安”的粉丝群截图,图中内容显示新希望·锦麟天玺没有按规定公示空调、瓷砖、新风等规格、型号,还有搪塞业主、暗自降标等问题。

  不过聊天截图毕竟不是实锤证据,严谨一点也可以说是业主的“一面之词”,在这里我们就不过多赘述。

  不过网上流传的新希望·锦麟天玺公示的装修标准似乎也在为业主的说法提供“证据”。

  而根据规定,像新希望·锦麟天玺这样的精装项目,是需要公示装饰装修材料的品牌、规格、型号等详细信息的。

  只公示品牌的话,开发商的操作空间太大了,毕竟开发商的产品都有TOP级和刚需产品的差别,每个品牌的产品线当然也有高端和低端的区别,价格差别也是数倍甚至数十倍。

  在买卖双方的关系中,这对业主的知情权是比较严重的侵犯,也是严重的信息不对称。

  如果只是公示问题还好解决,新希望·锦麟天玺真正“惹怒”购房者的是购房合同中的“不平等条约”。

  根据网上一份新希望·锦麟天玺的购房合同显示:因出卖人(新希望·锦麟天玺)单方面原因造成逾期交房的,买受人给予出卖人60天的宽限期,合同继续执行,出卖人无需承担违约责任。

  另一条细则更是“出人意料”:如宽限期届满之后依然没有交房,则从届满之日起到交付之日止,出卖人按每日「10元」向买受人支付违约金,合同继续履行。

  逾期交房,除了要宽限60天不承担责任之外,每天的违约金只有10块钱,也就是说即便是逾期一年,新希望也只需要向每位业主赔付3650元。

  按照前面说的首批房源25530/㎡的均价,也就是说新希望·锦麟天玺逾期交房7年赔付的钱才够业主买一平米的房价……

  作为媒体从业者,这样的合同是否“合法”我们不能评价,但是作为购房者来说,这样的标准堪称“侮辱性赔偿”。

  在《人民网》留言板上,还有一个关于新希望·锦麟天玺的帖子表示:原本售楼部公示的基础物业费是2.2元,但签合同的时候却强制要求业主签一份增值服务协议,将物业费涨到3.7元,但却没有明示具体增值了什么内容。

  今年6月8日,西安新希望地产官方公众平台发布的一则消息显示:新希望·锦麟天玺入围筑想科技和克而瑞联合发起的“2021年10大高端产品”榜单,也是西安区域唯一入围的作品。

  该公众号官方发布的其他消息也一再将锦麟天玺项目称为“灯塔级恒产”,领衔西安封面生活。

  在新希望的产品系当中,锦麟系仅次于天系,而天系的代表作就是号称“假如内陆只有一套豪宅,那一定是D10”的成都新希望·D10天府。

  事实上,新希望在西安锦麟天玺项目上没少投资,拿地时候的41.85亿总价(楼面地价约12000元+/㎡)刷新了当时CID的地价,耗资约1.5亿修建实景示范区也算是大手笔。

  按理来说,如此高的楼面价、如此大手笔投资,再加上产品定位,新希望不应该在装标公示和合同上“玩猫腻”,尤其是锦麟天玺还是新希望在西安的第一个项目,肩负着打造口碑的重任。

  新希望涉房地产行业并不晚,早在1997年就成立,开始开发地产项目,比如今国内很多大型房企还要早。

  但是以前的新希望在地产行业并没有什么“进取之心”,做地产15年,到2013年销售额还只有20亿,直到“80后”张明贵担任新希望地产总裁。

  张明贵“入主”新希望地产之后,在刘永好的“放权”之下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,当年销售业绩就翻倍,此后更是连续翻倍增长。

  2019年,新希望进入中国地产行业前50强,2020年全口径销售额首次超过1000亿,达到1031亿,排名全国第40位,正式踏入“千亿房企”行列。

  不过据媒体报道,新希望地产2020年的权益销售金额为537.7亿元,销售权益占比约为52.15%,行业内同量级以上的房企权益占比一般都在70%以上。

  行业人士对此解释道:或许是为了撬动更大的规模,新希望地产拥有大量合作开发的项目,因此权益占比比较低。

  凭借在新希望地产的优异表现,张明贵在2020年高升为新希望集团总裁、执行董事长,接替此前离职的原总裁,成为董事长刘畅的新搭档。

  很多人不知道,作为刘永好的女儿,也是新希望如今的掌舵者,刘畅公开回到新希望担任的首个职务就是“房地产事业部副总”,负责新希望在上海的地产业务。

  虽然已经迈入千亿房企行列,但是新希望地产在公司的优先级依然不够,如今的总裁姜孟军在担任副总裁时就曾公开表示:地产只是新希望集团的辅助板块,利润用来反哺农业,所以要“适度经营”。

  新希望创始人刘永好也不止在一个场合表示过新希望是“被逼”做地产的,也表示地产板块此前只占集团业绩的一个零头。

  刘永好曾说过:“养猪”是如今新希望集团的“一号工程”,集团内包括地产、乳业在内的所有分/子公司如今都要用产业优势帮新希望六和养猪。

  养猪是一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,业绩也非常不稳定,稍有风吹草动对营收都是巨大的打击,对新希望这样的巨头来说更是如此,动辄就是百亿级别的涨跌幅度。

  房地产行业其实也是如此,像西安这样房价连续涨五六年的极为少见,也只能算是“个例”,毕竟在这轮上涨之前,西安楼市的黑暗周期也足够长。

  而新希望精准的踩上了这两个行业,也是少有的卖房和卖猪都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。

  就在刚刚过去的8月初,新希望控股集团首次上榜《财富》世界500强,排名第390位。

  而202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,新希望的刘永好、刘畅父女以近881亿的财富位列第31位。

  比较“尴尬”的是,今年是新希望首次入围世界500强,也是上市20多年来首次亏损,亏损金额30亿左右。

  新希望的股价也一路走低,从最高峰的40多元跌到如今的12元左右,总市值500多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