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

强夯施工,强夯地基,强夯工程,基础强夯

 

网站公告
“真诚合作,精益求精,诚信,优质,高效,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”是我们的宗旨,立足点高,追求卓越,以最合理的成本,铸造最精品的工程。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,共创辉煌!期待与您合作,共赢电话:13803543468 曾经理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市场形式
崩牙驹江湖归来:进上市公司玩区块链搞百亿投资卖酒撞李鬼
发布时间:2022-01-09        

  2012年12月1日凌晨,小雨,微风。澳门路环监狱墙外,挤满了挥舞着相机话筒的中外记者,今天是崩牙驹出狱的日子,胞弟尹国雄和妹夫“乌鸦文”早早候在门口。

  上午七点左右,人群突然骚动,白T恤、短平头的崩牙驹走出铁栅,在胞弟和妹夫簇拥下坐进一辆白色雷克萨斯,轿车分开人流,开向澳门三岛的烟火人间。

  傍晚,银河金悦轩海鲜酒家,家人老友为崩牙驹接风洗尘:面壁洗心15年,外面的世界早已翻天覆地,望着灯火辉煌的高楼丛林,57岁的崩牙驹心潮澎湃,壮心不已。

 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崩牙驹是无人争锋的濠江教父,然而亢龙有悔,巅峰退场之后一切物是人非。时代落幕,只留下被捕前怒瞪澳葡总警司白德安的惊鸿一瞥,《濠江风云》的豪情意气,永远定格在江湖沧桑的浪奔浪涌。

  昔日与崩牙驹三足鼎立的“水房赖”、“街市伟”,都已成功上岸,现在是身家百亿的商界大亨,当年崩牙驹看着长大的何鸿燊爱女何超琼、帮衬过的何鸿燊四太梁安琪,则成了赌业江湖的真正话事人,崩牙驹的小字辈徒孙“洗米华”,领衔六大贵宾厅主闪亮登场,俨然新生代“小赌王”。

  崩牙驹重获自由一周前,军师“石岐嘟”再度锒铛入狱,为防崩牙驹旧部借机生事,阿SIR将“石岐嘟”牢牢钉在铁窗之内;头马“豪仔”狱中就与崩牙驹发生过节,先一步出狱跟崩牙驹对手和解,现在则是吉星贵宾厅主,事业有模有样;行动组长“猛鬼添”投诚“水房赖”之后,变身家庭煮夫,与一双娇女沉醉天伦之乐,再无意血色江湖……

  十多年前的兄弟,或于此间分歧走散,或安于事业家庭,崩牙驹来到“潮州明”开的饭店,当年手下拿AK冲锋的猛人,如今终日与颠勺炒锅为伴,“潮州明”转身进了厨房,张罗几个好菜,老友相对,不胜唏嘘。

  过不了多久便是花甲之年,留给崩牙驹的时间不多了。江湖归来的崩牙驹不敢停脚,亟待重整事业。

  先是崩牙驹向外放话,“不会搞事,绝不会影响澳门的治安。”后脚便于2012年底,带上一批友人前往新加坡金沙赌场考察,不过飞机落地之后,被拒绝入境,首次复出尝试折戟沉沙。

  四处活动的过程中,崩牙驹碰了不少冷脸。已经坐上牌桌的玩家们,没人愿意给崩牙驹空出一张座位。据称何超琼封了个一百万的红包,将上门拜访的崩牙驹“礼送”而出;“小赌王”洗米华对当年提携过自己的崩牙驹也是不冷不热,拿3000万给崩牙驹做了“两清”;当年的死对头“水房赖”托人给了崩牙驹一笔创业基金,不过在崩牙驹出狱前就组建了“博彩中介人协会”,将崩牙驹挡在利益圈层之外。

  2014年崩牙驹曾介入青洲50亿地皮事件,与“水房赖”隔空叫阵,但最后无果而终。

  濠江利益格局已定,崩牙驹再难突破,转身向大陆和海外发展才是明智之道。经由好友何鸿燊干儿子何大志等人帮忙,上峰看崩牙驹在两年观察期表现不错,放宽了崩牙驹在大陆的进出限制。

  2015年初,崩牙驹现身东莞某土豪寿宴,随后去香港拜访了一位十四K超级叔父,当年6月,崩牙驹的“国瀛贵宾会”在凯旋门酒店逆市开张,10月,在澳门高调成立“世界洪门历史文化协会”,2016年春,与澳门海陆丰同乡会长一起回汕尾老家祭祖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四年把路铺好,机会已然成熟,崩牙驹开始在商海大展拳脚。

  可惜崩牙驹入局赌业之时,正逢澳门博彩低谷,“国瀛贵宾会”强撑了一年多,惨淡结业。

  崩牙驹可没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。澳门这边,崩牙驹让保镖“阿发”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,专营名贵中药、参茸海味和高档奢侈品,不少老板冲着崩牙驹的名声,出手就是几十上百斤的提货,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另一边厢,崩牙驹带着妹夫“乌鸦文”不远万里,到新疆霍尔果斯签约投资,进驻中哈自贸园区,在西北边境扎旗落子。

  2017年初,崩牙驹搭档一名参与过国美股权争夺战的资本玩家,发起一个200多名投资人组成的财团,斥资亿元认购上市公司黎氏企业25%股份。

  2018年初,崩牙驹在新年贺词上公布了一个新项目,将投资3000万美元成立洪门安保公司,为在东南亚经商的华人提供安保服务,日后逐渐将业务推广到全球范围,并计划在两年内上市。

  2019年夏,崩牙驹联手胜和前坐馆沙田ME,参股马来西亚上市公司INIX,并出任INIX主席,注资1亿令吉(1.9亿港元),在当地发展温泉酒店和地产项目,疫情期间还打算建一家医用橡胶手套工厂,去年8月崩牙驹、沙田ME还以INIX的名义,投拍了一部由沙田ME两个儿子编剧、导演的电影。

  不过,资本市场波谲云诡,其后与崩牙驹一起认购黎氏企业的资本搭档,与对方陷入官司纠纷,洪门安保公司后来也没太大动静,不久前,崩牙驹又从马来西亚上市公司INIX低调退出。

  崩牙驹旗下公司,牵手内地一家主打网络电竞的金控集团,接下对方在东南亚和港澳台的运营业务,还以该公司网络总裁的身份,出席了2017年6月在京城举办的电竞产业大会。

  三个月后,该公司宣布与泰国合作,在香港发行价值5亿美元的虚拟币,购买赌船从事虚拟币博彩业务,后因审核环节卡壳,项目搁浅。

  随后,崩牙驹将目光转向东南亚国家柬埔寨,此前认识了币圈玩家俞凌雄和柬国首相卫队司令波尚琅,打入柬国高层,在带着香港老牌影星、“江湖上最后一个双花红棍”陈惠敏和陈惠敏门生游恩杰先行考察之后,决定将世界洪门历史文化协会总部迁往柬埔寨首都金边,并借此机会进军区块链市场。

  2018年5月20日,金边源帝酒店济济一堂,多位柬政坛高层前来捧场,崩牙驹高调宣布发行虚拟货币“洪币”,首期两亿枚、每枚标价1美元的洪币在一分钟内被抢购一空。

  据称洪币共将发行10亿枚,可用于洪门旗下各类产品交易。当年秋天,崩牙驹妻子徐冉冉还在鹏城举办了洪币推广会,并邀请投资者与崩牙驹进行了视频连线。

  不过,洪币推出后,受到一家名为世界洪门总会的机构发文质疑,笔者查询某平台的最新价格显示,洪币价格不到0.02元,交易量近乎为0。

  在“太平洋赌王”纪晓波于塞班岛风生水起,港台博彩大亨在菲律宾、柬埔寨大兴土木的同时,崩牙驹也带着勃勃雄心和大手笔投资,先后来到太平洋岛国帕劳和泰缅边境的妙瓦底。

  帕劳位于两大博彩胜地菲律宾与塞班岛中间的太平洋上,号称潜水天堂,海景优美,地理位置优越。

  2019年春,崩牙驹来到这个太平洋岛国,与帕劳总统雷蒙杰素相谈甚欢,拿下了当地的线上和线下博彩牌照,并在该国安瓦尔州的一片土地上签订了为期99年的发展合约,崩牙驹许诺后续投入2000亿港元,在帕劳建立洪门经济特区,将这一太平洋小岛开发成博彩天堂。

  随后,崩牙驹又将目光转向缅甸,决定在该国东南部与泰国接壤的妙瓦底地区,与某集团合作开发“赛西港博彩产业园”,对标东南亚菠菜天堂柬埔寨西哈努克港,计划投资180亿美元建成媲美柬埔寨西港的博彩新区。

  刚刚奠基没多久,崩牙驹就遭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,频繁的大手笔投资引起灯塔国情报部门警觉,对崩牙驹在香港和马来西亚的产业发起调查,在缅甸的项目也就戛然而止。

  2017年秋,在深圳宝安推出洪门钟表,并邀请到老牌江湖人陈惠敏做形象代言,2019年春节,在马来西亚的新春酒会上,推出了洪门红酒,此外还有洪门矿泉水和中华水墨风格的洪门牛仔裤。

  今年3月,崩牙驹旗下的“洪门老灶”火锅在广东开业,5月又推出自己的苏打酒,并力捧小女儿做形象代言人。

  说到酒水,可是崩牙驹旗下最成功的产业。2019年4月,洪门啤酒在广东中山问世,目前在国内有多个生产基地。此外,还推出了一款名为酱酒的白酒品牌,据称卖得还不错。

  上月底,有人在网上曝出被一个代理这款酱酒的林某诈骗。随后崩牙驹在朋友圈发布声明,称林某没有这款酒的代理权,林某所做与己无关。

  原来是崩牙驹遇到了“李鬼”,对方为了捞钱鬼迷心窍,不惜往曾经的江湖大佬枪口上撞,用名称相近的包装骗了不少人。

  糟心事且放一边,崩牙驹其实过得不错。江湖归来九年,崩牙驹不仅在商业上多有收获,而且成了抖音上小有名气的网红,不少人跟在崩牙驹后面拍小视频,将这位曾经的江湖大佬的生活点滴传到网上。